对于欧盟委员会决定降低电子书增值税的提案,欧洲出版商和书商都表示非常欢迎。根据书商的反馈,电子书的销售现在开始回弹了。
12月1日,布鲁塞尔公布了有关新税收规则的一系列提案,包括许诺让各成员国在诸如电子书、在线报纸等电子出版物上适用与纸质出版物相同的增值税率,废除不允许电子出版物享受税收优惠的条款。
早在今年年初,欧盟委员会就承诺降低电子书增值税率。4月份欧委会公布了一份行动计划,作为欧盟数字单一市场战略的一部分,计划中提到将争取处理纸质出版物和电子出版物在增值税上的不平等问题。当时,英国出版商协会执行官StephenLotinga就说,“税收体系不应该抑制阅读和学习”。
先前,只有书籍和报纸等纸质出版物享受减税政策,电子书则因被归类为“电子服务”而排除在外。比如在英国,一直以来让图书业觉得不公平的是对电子书征收的增值税高达20%,而纸质书却享受增值税零税率。
一旦所有成员国同意,新税收规则将“准许但非强制”各成员国统一电子和纸质出版物税率。根据协定,新规将在2017年中期或晚期生效。
英国财政部一位发言人表示,该部门将“慎重考虑”这些提案。
Lotinga表示,“我们很高兴欧盟委员会认可各国有统一各种格式出版物税率的自由。我们会和英国政府进行对话,保障无论是现在还是退出欧盟之后都不对任何类型书籍征收增值税。”
欧洲和国际书商联合会联合主席Jean-LucTreutenaere说道,“我们很高兴这些决议,我们期待委员会能够尽快采用这一提案,这样一项能够促进电子书市场繁荣并进一步刺激阅读的措施应该得到大的支持。欧盟委员会有关电子商务增值税率的决定必定会有利于电子书的销售。”
欧洲出版商联合会主席HenriqueMota也在采访中提到,“多年来我们都主张所有图书都应该适用优惠的增值税税率,无论其格式为何。欧盟委员会的提案是对我们所做的努力的回报。我们很感谢欧委会能够迈出这一步,同时一并要致谢的是欧洲议会给予的支持,以及所有为这一结果做出贡献的其他机构。”

自从有了电子书,纸质版的书一直都被唱衰,但是如今看来纸质书要灭绝,短期来看是不可能的了。

       
今天早晨开始,安保工作正式启动,我们也都正式进入工作岗位,由于每天人流量巨大,我们不得不每天分批分班上岗才能保证二十四小时无缝衔接。分批上班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在不上岗的时候有了充分的空闲时间。

纸质书和电子书哪个更好用?更适合阅读?我有点纠结,电子书方便,那么个小小的本本,出门在外的,一个手机一个pad或者一个kindle就能抵得上一箱沉甸甸的纸质书。但纸质书拿在手上更加有读书的氛围,再说地铁上认真读书的侧脸是多么吸引人,说不定还能来场美妙的邂逅。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普及,电子书已经成为我们阅读的最便捷、最经济的途经。电子书也就自然成为了时代的宠儿。而纸质书价格昂贵,令人望而却步,不禁发出读不起书的感慨。

电子书虽然方便携带,阅读方便但也有其不足之处,就是不太方便翻阅与查找。比如,我之前读过一段文字觉得能用在目前我想要写的文章里,纸质书翻起来的质感与查找的速度是电子书只能一页一页的翻找的速度无法比拟的。

       
在上岗之前以及撤勤之后的闲暇之中我在手机公众号上看到了一篇关于清朝末年各位大臣的综合比较,期中有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张之洞等。看完这篇文章我想起来在许久未动的kindle中我下载过一部李鸿章的传记,于是将尘封已久的kindle找出来,找到之后才发现它由于长时间不用已经自动关机了。充上电,在里面发现了十几本电子书,这些书基本都是去年下载的,至今阅读进度都不足百分之二十。在这些书中,我找到了梁启超写的《李鸿章传》,打开书的时候看到上次阅读到第六章,而我甚至已经忘记了什么时间曾经读过这本书了。现在重新开始阅读之路,五月初给自己制定的目标是本月读书之上两本,所以在读完人民的名义后再读下一本书李鸿章传。

必发88包装,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认为电子书不如纸质书好批注、记笔记,在重温了电子书后发现,准确的说是不如纸质书方便查阅笔记,电子书上的笔记往往是与原句分开的,有专门一个界面保存,就不如纸质书那样方便。但做批注写笔记时电子书比纸质书快得多,只需要长按你喜欢的句子,就可以勾画做批注、笔记了。而纸质书上这个环节就慢很多,读小说时容易使人脱离氛围,影响阅读质量。忽略掉这个问题,纸质书的封皮、页面非常打动人,且更有阅读的氛围,让人更专心,以致记忆更深,不过我们在选书的时候也常常因为封皮而忽略掉了书的内容。可谓各有利弊。

然而电子书也有纸质书无法比拟的预览,对于欧盟委员会决定降低电子书增值税的提案必发88包装。但纸质书自有它独特的魅力,是电子书无法取代的。当我们翻开自己喜爱的一本纸质书,首先那淡淡的墨香扑鼻而来。那亲切,有感情的文字象一股清泉,款款地流入我们的心田。这大概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书卷气”吧?

网站地图xml地图